南阳建筑行业新闻中心

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
首页 >> 建筑经济

城市建筑里的中国风1

来源: 2018年08月01日

城市建筑里的中国风

城市建筑是凝固的艺术,一旦完成,至少存在50到100年,它不仅影响着人们的审美感官,更为人们营造一种特定居住形态下的文化情结

中国是最讲究内在气质的民族,欣赏内敛、含蓄、天人合一的美态,尊重文化的价值,对建筑也是如此。梁思成曾经提出要保护古都、保护城墙、保护四合院和胡同,这个能为北京再留住一些韵味和精神的方案却没能被实施,但今天,我们有了些许弥补的机会。

山麓中的江南园林

北京昌平十三陵水库风景区内,隐匿着一座江南苏州园林,它背倚北京最大的森林公园蟒山国家森林公园,风景瑰丽多姿、植被茂密的凤山也近在咫尺。望向远处,烟波浩淼的十三陵水库如同一面平镜镶嵌在那里。镜面中,掩映着这座名为天伦随园的苏州园林,波光潋滟处,随园的江南风姿影影绰绰、摇曳生香。

天伦随园的建筑风格是典型的私家苏州园林。苏州园林中的廊、阁、轩、亭、榭,一样不少,且皆为临水而建。特别是水域的形状,蜿蜒曲折,随亭台楼阁的变化而变化,造型丰富,式样各异,变幻无穷,使得整个园区犹如依水而行的画舫。

园林内的所有别墅也被巧妙地利用水面自然分割,既形成了每一户的独立私密性,也构成了整个园林的完整统一性。在水域周围,形成了若干别致的景观区,建筑者把山水、树木、花卉、建筑艺术融合成一个完整的艺术园林,观景赏物,步移景异,各不相同。

私家园林内,粉墙黛瓦在园林的俊秀中透着建筑的质朴;精工细作的亭榭楼阁则做足了江南的韵味,精彩纷呈;品种繁多的花草树木重影叠幛,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植物景观;在曲廊水榭衔亭接阁的引导中,仿佛步入了一幅绝佳的水墨丹青里。

别墅市场中,中式风格已经有了一些代表立作,但极少有随园这样的私人苏州园林风格别墅,更不用说,将这样典型的南方园林搬到北方。在将姑苏园林移植北方的过程中,设计师将苏州园林的精髓一脉相承,汲取了苏州造园的技术与艺术,从园林的造园工匠到造园物资,皆来自千里之遥的苏州。

中国盒子里的新故事

四合院向来都有中国盒子的美誉,那种坐北朝南、四方正统的建筑格局不但形式美观大方,在使用功能上更是体现了亲近自然、亲近人的特质。

易郡的总设计师阎少华说过,之所以叫易郡,是因为强调本土文化,希望别墅有中国文化的韵味。《易经》影响了中国的文化,而且我们的一些理念、精髓跟《易经》也是吻合的,所以就取了易字。

这个位于顺义区潮白河畔的中式别墅社区,是一个低密度的现代中式风格绿色生态别墅社区,作为北京新四合院的代表之作,它的落成唤醒了很多人对过去生活的回忆。而这种充满了新本土主义风格的建筑形式,对以欧美风格为代表的豪华别墅来说,无疑是一种挑战。

作为北京新四合院的代表之作,易郡不仅注重保持传统四合院的南北朝向,更注重围合的院落空间,注重私密性及建筑本身的节能性。老北京经典的灰色调设计,让整个院落简洁明了,质朴大方,并带有强烈的北方院落特色。

步行在别墅区,入目尽是灰色院墙和大红的院门,实木窗框,木质大宅门,素淡古雅,有经历风雨后而历久弥新的气质。青石板铺就的路边则植满了盈盈碧草,几声清脆的鸟鸣在院落中时隐时现,光影交错中,一个极具古韵的世界顿现眼前,只有偶尔传来的汽车行驶声音才把人拉回现在的时空

城市建筑里的中国风1

老北京四合院讲究院落围合,贴人贴地,而易郡的新中国盒子则打破规则,用完整的房子包围院子,使庭院成为核心,更适合现代居住习惯。室内空间设计提倡遵循人体工程学,根据生活规律安排建筑布局。而每座单体四面房间的内部都是完全连通的,房子四面朝向院落,增强了房子与院落的交流,房间的功能延伸至院落,既强调了居住的整体性,又注重了个体的私密性。

中式宅院的回归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是许多人对居住环境的终极梦想。而观唐的设计师也正是基于此,营造出一个绝佳的环境,师法自然,同时又巧妙的顺乎需求的改造了别墅区的风水,调节小气候,满足了人们对梦想的追求。也正是这个具有探索和创新精神的本土建筑,让传统中国文化回归本土,更引领了市场对中式风格和本土文化的重新重视。观唐总经理吕大龙这样形容对中式住宅的开发,这种探索和尝试不是出于发展商的兴之所至或者猎奇,而是一种大势所趋下的自醒和回归。

为了实现顶级中式独立院落住宅的目标,观唐提取中国古典建筑规划精华,浓缩并总结出中国传统建筑最优美的符号,同时吸收成熟的西方式样建筑的空间优化原理,打造了一个既中国又世界的高档涉外别墅区。

与北京城以十字轴布局、环路相通相联的大格局一样,观唐的规划也以方正的十字轴加环路形成了明确的街巷式布局。主街宽、胡同窄、内庭院又豁然开朗的空间序列连续变化,使观唐变得更加私密。

观唐的环境设计借鉴了中国传统园林的手法和意境,吸收传统园林的诗情画意,不拘泥于形式,巧妙改造风水的同时,还能再造自然环境。设计上完全符合北方特色,每处景致都有其典故,每处题字都有其出处,充分体现了中国景观艺术小中见大的意境。

(毛文月)

随机文章